全球资讯128:韩企动作频频发起俩收购/资生堂等集团一季度销售额均下跌

言午

本周,科蒂成功出售旗下专业美妆业务、Lush香港门店拖欠租金被诉讼。

想了解全球化妆品行业发生了什么吗?一篇文章带你速览本周(5月11日—5月18日)精彩~

科蒂成功出售旗下专业美妆业务

5月11日,根据外媒报道,在上周末KKR私募股权已经科蒂达成战略合作关系。

KKR集团除了以4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5.5亿元)的价格收购科蒂专业美容和美发业务的60%的股权外,还将购买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3亿元)的科蒂的可转换优先股。

尽管接下来,KKR面临着如何恢复科蒂专业美妆业务正常发展这一大的挑战,但根据市场咨询公司Kline介绍,KKR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根据当下美发沙龙、美甲店等的市场变化,以及消费者行为变化,来进行战略的调整,并利用公司资源带动该部门品牌的进一步扩张。

“KKR接下来可能将带领一众专业美妆品牌在以中国市场为首的亚洲地区进行扩张,中日韩三国已经进入了疫情过后的恢复期,这对于品牌的发展将带来一定程度上的助力。再加上在亚洲市场中,Wella品牌已经获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进一步扩张会相对简单。”Kline相关人员介绍道。

更多信息可阅读原文

韩国时装企业欲借高端美妆刺激增长

作为韩国最大百货公司之一,现代百货集团旗下代表时尚公司Handsome已成立33年。近日,为了进一步开启公司化妆品业务,Handsome以1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823万人民币)收购药妆ODM·OEM公司Cleangen 51%股份。

Cleangen由皮肤诊所Clean Skin Clinic和新药开发企业Progen共同创立,其代表的高功效性的高端护肤品牌gb20,同时也作为院线专用品牌,在皮肤问题治疗上的功效获得韩国消费者的认可。

Handsome除了看上Cleangen的护肤品生产能力以外,Cleangen的专利技术Super EGF也是这次收购的目的之一。Super EGF是一种蛋白质产品,相比市场中现有的EGF成分,能够更显著的促进皮肤吸收的功效。

Handsome表示,这项专利技术将主要用于公司旗下品牌的美白、抗衰和恢复肌肤屏障类的高功效型产品,该系列产品虽然目前还未确定名称和SKU数量,但单价肯定超过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47元)。

更多信息可阅读原文

爱茉莉太平洋收购澳洲高端护肤品牌

5月14日,爱茉莉太平洋宣布与澳大利亚高端护肤集团RATIONALE Group建立合作关系。

同时,爱茉莉太平洋也收购了后者的少数股权,从而确保自己在RATIONALE董事会的投票权和顾问委员地位。此举也是为了加强旗下高端品牌的产品组合,继续领导集团未来研发重点之一的“个性化定制化妆品”潮流。

总部位于墨尔本的RATIONALE成立于1992年,专注于专业修复产品和防晒产品。RATIONALE是母公司RATIONALE Group下的标志性护肤品牌。通过针对皮肤测试和分析确定的个性化护肤方案,为消费者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在过去的五年中,公司在澳大利亚的年均销售额录得两位数的增长。

RATIONALE吸引全球市场的目光只是时间问题。RATIONALE以其六个基本系列Essential Essentials Collections而闻名,每个配方都可在白天为皮肤提供环境保护和夜间修复。品牌于去年推出了具有开创性的临床DNA皮肤测试,该测试可以为客户提供超个性化的皮肤诊断。

又一澳洲美妆品牌被收购

私募基金Point King Capital收购了澳大利亚纯素美妆品牌Esmi Skin Minerals母公司Makeup Cartel的少数股权,交易条款未披露。

Point King此前还投资过Poni Cosmetics。业内消息人士称,Esmi 有望在2020年实现约1500万美元的销售额。

Esmi的诞生源于创始人伊维特·赫斯(Evette Hess)在临床环境中的经历,客户通常会在治疗后补妆,让皮肤看起来是更好的状态,但实际上会削弱治疗修复的作用。最终,她发明了一种矿物粉底产品,既能化妆遮瑕,又能保护皮肤。目前产品线已扩展至护肤领域。

产品目前主要在澳大利亚市场销售,同时也有进入俄罗斯、新西兰、美国和加拿大市场。在Point King团队的帮助下,Esmi的下一步动作是全球扩张,以及多渠道分销。

资生堂一季度销售额下滑17.1%

5月12日,资生堂发布2020年一季度财务报告,资生堂实现销售额2268.9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50亿元)。

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同比下滑17.1%,排除汇率影响下滑15.8%,排除收购“Drunk Elephant醉象”品牌的影响,实际销售额下滑16.4%。

另外受到整体市场环境急剧恶化的影响,资生堂第一季度实现营业利润4.3亿元,同比下滑83.3%。实现归母净利润0.9亿元,同比减少95.8%。

其中,中国市场销售额为29.4亿元,同比下滑15.2%,营业利润为3.5亿元,同比减少59.3%。而去年同期,中国市场的销售同比增长15%。中国业务在集团总销售额中占比为19.2%,与去年同期持平。

汉高一季度销售额小幅下降0.8%

在2020财年第一季度,汉高的销售额没有像其他美妆集团那样出现暴跌,仅仅小幅下降0.8%至49亿欧元。

汉高美容护理部门的销售额下降了2.6%,但是洗衣和家庭护理部门的销售额上升了5.3%。尽管汉高沙龙业务受到了门店关闭的严重影响,但洗衣和家庭护理产品的强劲需求帮助挽救了局面。

不过,汉高首席执行官卡斯滕•克诺贝尔(Carsten Knobel)警告称,“尽管我们在第一季度总体上实现了强劲的销售业绩,但目前的形势非常严峻且具有挑战性。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冲击,危机远未结束。”

欧莱雅集团设立慈善基金

为了减少新冠疫情对社会的负面影响、支持弱势女性,继续推动时尚产业可持续发展进程,欧莱雅集团宣布推出 L’Oréal for the future 基金项目。

项目主要包括两项内容,第一项是创立5410万美元的慈善捐赠基金,以支持实地组织和当地慈善机构努力消除贫困,帮助妇女实现社会和职业融合,向难民和残疾妇女提供紧急援助,防止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并为受害者提供支持。

第二项内容是设立1.082亿欧元的影响力基金,其中5410万欧元用于重建生态系统,捐赠给海洋、森林保护项目;另外5410万欧元用于促进循环经济,支持回收利用、循环经济相关企业的发展。

欧莱雅集团计划在6月下旬发布新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计划,并将确保欧莱雅的所有活动都尊重地球生态。

以色列科技美妆品牌Il Makiage扩展市场

以色列科技美妆品牌Il Makiage宣布进入英国市场,因为疫情给电商渠道带来了利好。

两年前刚被全球最大的消费品投资公司L Catterton收购35.8%股权的Il Makiage,是一家注重技术和美妆产品结合的直销美妆品牌。其产品销售主要是通过自家推出的电商平台PowerMatch AI Algorithm 和 Kenzza,通过腰部和尾部KOL在平台上发布的内容,为用户提供购买建议。2018年,品牌现任CEO Oran Holtzman重新在美国推出了 Il Makiage,并将总部设在了纽约。

去年,Il Makiage收购人工智能(AI)数据科技初创公司NeoWize,NeoWize是一家专注于开发主动机器学习算法的公司,联合创始人 Omer Nevo 和 Yoav Cafri均出自以色列国防部的精英情报部门。NeoWize正利用其技术提升Il Makiage的客户体验。两家公司的合并“为美妆业的进一步创新创造了条件,将人工智能、数据科学和算法思维方面的互补能力结合在一起,用于下一代和增强的电子商务体验优化”。

Il Makiage的平台和业务最近最大的改革是通过其视频内容增加了一个KOL附属平台。当客户点击视频时会进入到展示KOL所用产品的新页面,相关的KOL将获得产品销售额的10%到20%。

越来越多的美妆公司开始利用黑科技助力品牌提升用户消费体验、创新产品,科技正在成为美妆行业的重头戏,

露华浓一季度销售额下降18.1%

露华浓周一宣布第一季度销售额下降18.1%,电商销售的增长并不足以抵消因疫情关闭门店而导致的销售下降。

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第一季度,露华浓净销售额为4.53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5.532亿美元。旗下同名品牌露华浓受创最严重,季度销售额同比下跌26.5%至1.818亿美元。由于百货商店的普遍关闭,伊丽莎白雅顿净销售额下跌14.5%至9520万美元,尽管神经酰胺护肤品的销售是一个亮点,帮助减轻了销售损失。

露华浓香水部门的季度销售额为660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下跌14.6%。从地理上看,露华浓在北美的收入下跌了16.2%,销售额从2.787亿美元降至2.335亿美元,而国际销售额下跌了20.0%,从2.745亿美元降至2.195亿美元。

不过,露华浓总裁兼首席执行长佩雷尔曼(Debbie Perelman)在一份新闻稿中强调了电商渠道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47%,占集团第一季度总销售额的12%以上。

尽管如此,露华浓的季度净亏损扩大至2.139亿美元,摊薄后每股亏损4.02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为7510万美元,摊薄后每股亏损1.42美元。

Lush香港门店拖欠租金被诉讼

据《Inside Retail Asia》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妆产品零售商Bonjour和Lush在香港正面临诉讼,原因是它们的房东起诉它们未付租金。

随着疫情迫使香港关闭门店并减少客流量,香港零售业遭遇了一系列危机,而实体店正在艰难维持生计。

香港信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Shun Cheong Properties Management)指控Lush三个月未能支付其铜锣湾门店的租金。自2月份关闭以来,Lush从租金减免中受益,租金减免价值约17万港元,但仍拖欠78万港元。Bonjour Holdings也欠下了至少六个月的租金和管理费。

消息来源| fashionnetwork、globalcosmeticsnews 、ft、cosmeticsbusiness

图片来源| 各品牌官网

责任编辑:同上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盆友,这里需要你来指点一下江山!
发表评论
跳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