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6天,谢文坚给上海家化留下了什么?

抱爷 8072℃
1106天,谢文坚给上海家化留下了什么?

从谢文坚走马上任,到谢文坚尴尬卸任,1106天,恍如一场梦。但这个噩梦,还要持续多久?

谢文坚走了,家化的事还没有真正了结,这件事的最大受害者是中国民族品牌,原本引以为傲的佰草集、双妹、六神等,如今一去不复返;其次是葛文耀先生,因为家化是他花了28年辛苦培育的企业,犹如亲生孩子一般;最后是平安和马明哲,因为选错职业经理人而名声扫地。

然而,时至今日,对于家化的落寞仍然是众说纷纭。

人们依然还是不相信这所谓的外资背景职业经理人,居然在短短三年时间1106天,将葛文耀28年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

如果仅是经营能力问题,我们应该对其保持宽容态度,但事实显然不是如此。

那么,谢文坚在这1106天里究竟做了哪些事?

1.逼走核心骨干,疯狂招人,造成大量劳动力浪费

这位有着多年外企工作经验的职业经理人,在他身上丝毫看不到外企高管对企业管理的严谨态度与职场人应有的职业素养,反而擅长攻于心计,阶级斗争。

为什么这么说?

谢文坚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赶走家化核心高管。

谢文坚先是将一个子虚乌有的罪名强加到总经理王茁身上,本想着王茁能够知难而退,谁想而知王茁是一条硬汉,要留清白在人间。于是,一场上市公司与员工的劳动关系纠纷案,让上市公司名誉扫地。

紧接着,谢文坚又用各种龌龊方法(家化人现身说法)逼走技术总监李慧良、设计总监袁宗磊、财务总监、电商总经理王刕杨、副总裁方骅、董秘冯珺……

原本综合实力最强的本土日化企业,由于核心技术人员及团队的流失,让其营销、研发、设计、管理等多方面能力与一流企业都渐行渐远。

与此同时,谢文坚高薪招聘所谓的国际企业背景人才与安插亲信到公司管理关键部门掌握关键权利。

据在任家化员工张某透露,谢文坚自己所找的新人与老员工实行了两种工资制度,如,新来的总监比同级别家化老员工的工资要高出好几倍。

这一点,通过葛文耀的微博得到了进一步确认。(葛文耀:他私相授受,他的人月薪都15万以上,涨了10倍)

更为滑稽的是,原本员工期权激励的目的是为了提高员工积极性,为公司业绩负责。然而,业绩目标没有完成,员工期权激励泡汤。谢文坚在此情况下,大大提高了员工的基本工资,还将自己的年薪从400多万涨到了600多万。他解释道,因为员工股权激励没成功,所以要补偿员工。(中国好老板)

除此之外,员工数量从2013年的1176人上涨到了2080人(数据来自上海家化2015年年报)整整翻了一番,这也造成了人员费用与销售费用的大幅度上升。有相关人员透露,在上个月家化崇明岛会议上,家化已经确定接下去要裁员800人,解决不必要的剩余劳动力。

招人容易裁人难,这800人要如何裁?这是留给新董事长的第一大难题。

2.业绩下滑,渠道塞货,造成大量坏货坏账

在今年三季报出来前,与人交流上海家化渠道塞货问题,基本上都认为这是子虚乌有之事,但在三季报上海家化主动宣布今年利润将下滑80%-90%之后,我们已经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今日,聚美丽记者采访了佰草集cs渠道某代理商,他向记者表示:葛文耀在任时期,佰草集都是严格遵从先付款后发货原则,但自从谢文坚上任后,一切全变了,厂家疯狂地向代理商公司发货(塞货),到现在他还欠上海家化400多万款项未结清,他多次要求厂家人员过来结清,但厂家的人就一直不肯过来。

该代理商表示,他把手头的佰草集产品处理完,就要结束与上海家化的合作。

这一问题,得到了多位新旧佰草集代理商的确认,确实现在佰草集的市场非常紊乱。家化的财务制度规定,应收款在2年以上全计提坏账,库存商品还有9个月保质期全计提坏货。不知道有多少货品要做坏货处理,不知道多少账款要做坏账处理。

塞货容易处理难,解决渠道坏货大约需要花两倍的成本去处理。这是留给新董事长的另一个坑。

3.售卖现金奶牛,购进大量固定资产

天江药业可谓是上海家化的一头现金奶牛,以2013年为参照数据,每年可给上海家化带来1.3亿投资收益,占上海家化年利润的16%。

就是一头现金奶牛,谢文坚毫不犹豫地将其出售了。

出售找到新的可投资项目也罢,事实上,葛文耀当初给家化留下了20多亿的现金,如果有好的投资项目,这笔钱也足矣。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谢文坚居然将售卖天江药业所得,投入了固定资产建设。

懂财务投资的人都知道,企业发展一定是要减少固定资产投资(除房地产高增长外),而谢文坚喜欢不走寻常路。

上海家化在谢文坚的英明指导下,从原有固定资产2亿增加到近20亿!

好好的天潼路的家化大厦不用,在江湾租了一个年租金6000万的办公室,并且大量资金投入装修与家具购买,还把保定路两个办公室全部拆光,家具全扔。这三个办公室预计花费4-5亿资金。

此外,还投资15亿扩建新工厂。

我曾对许多品牌端企业将大量资金投入工厂建设(而不是研发中心)发表过个人的看法,在我看来作为一家以打造品牌为核心的化妆品公司,应该将有限的精力与资金投入品牌建设之中,而不是将大量资金投入工厂建设,这会让原本一家快速发展的公司背负沉重的负担,以致于让它无法在激烈竞争的市赛道上超越对手。

这个沉重的负担谁来承担?

4.任人唯亲,独揽大权,从现代化管理制度退回家长式管理

葛文耀曾说过:家长式管理的企业一定败落,因为家化处于一个高度竞爭(特别是跨国大公司),必须是“全球视野,中国智慧”,现代化科学管理,以人为本,调动大部份人的积极性,对市场快速反应,才能健康发展。

家化也确实如葛文耀所说,通过整个管理团队多年的努力下,在改制前就已经初步奠定了富有特色的竞争力系统——比国企更有活力,比外资更灵活,比民企更稳健。

而谢文坚仅凭其拥有外资企业背景就被人冠以将家化带向现代化管理的重要人物,而事实呢?

原上海家化高层向记者表示,在葛文耀担任董事长时期,在家化只要费用金额超过2000元,就要有审计部门进行审计,一般项目都要通过竞标,在家化任何人(包括董事长)都没有权利私自做主指定供应商。

而如今呢?

采购大权一人独揽,20亿固定资产、三年广告18亿、2亿多其他费用,全有谢文坚从强生带来的高某一人做主,还不许家化的审计部门对其进行审计。

这是你们口中的现代化企业管理吗?

如今的上海家化,从企业文化、公司制度、价值主张、愿景、理想……都已经被破坏的面目全非,百废待兴

其实,这些并不是家化目前最大的困境。

正如王茁所说:上海家化的最大价值不在于那些已经创立的品牌而是创造那些品牌的企业家精神和文化系统。

然而,这一切随着谢文坚洪荒之力般的破坏已经烟消云散。

摆在大股东平安面前的是,究竟是谁能够力挽狂澜,让上海家化走出困境?让我们的民族品牌重拾光环。

隔行如隔山,没有日化品牌操盘经验的张东方,能够胜任吗?

如果,上海家化在历史中落幕,平安终将成为历史的罪人。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8072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评论

盆友,这里需要你来指点一下江山!
发表评论
跳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