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印机榜单——深扒以抄袭为核心能力的国产品牌

言午 5266℃
复印机榜单——深扒以抄袭为核心能力的国产品牌

这些坐享其成的抄袭者,有些混的比坚持做原创的品牌还好???

近日,欧莱雅赠品包抄袭事件在互联网上不断发酵,引起了众多吃瓜群众的围观。据称,欧莱雅已暂停该活动并撤下页面,正联系设计师本人协商解决。

虽然赠品是第三方贴牌或代工生产的,欧莱雅把关不严也是这次栽跟头的原因。美妆巨头的失误一旦公之于众,它就会像个活靶一样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美妆行业的抄袭其实层出不穷,没引起像欧莱雅这次事件的风浪是因为抄袭品牌的声量不够,二是被抄袭品牌没有站出来指责,但被抄袭者大多是更小的品牌,它们“人微言轻”,或者是国外的小众品牌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远在东方的中国市场有自己的“复制品”。

本文就将盘点行业里的毒瘤品牌,为你献上一出复印机大戏。

 第一台复印机——三谷 

护发品牌英国三谷(Triptych of Lune),据官方资料称品牌在1964年由Mr.Charlie Wright在英国成立,2017年进入中国市场。

在天猫旗舰店询问客服,客服称没有官网,作为一个成立几十年的外国品牌竟然没有正式的外文官网和官方Ins账号,这真是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小红书、微博、抖音上面是铺天盖地关于英国三谷的推文,在一大片赞扬之中,万幸也有几股清流是有火眼金睛的,请看下图知乎截图。

△知乎截图

还有眼尖的消费者指出三谷的英文官网的网址是wixsite,这是一个制作网站的公司,“造假”也太不走心了吧,不仅如此,三谷连一些图片也是直接复制粘贴原品牌的,不得不“夸赞”一下这个P图能力。

从外观上看,乍一眼看三谷和Function of Beauty可以说是一毛一样,再仔细一看,可能会发现瓶身上的白色英文字体有所不同。而且Function of Beauty是为消费者自身发质和护发需求定制洗发水,瓶身可以按消费者需求加上名字,同时有“Made IN USA”字样。现在,Function of Beauty的瓶身还可以加上印花等图案。

△Function of Beauty(可以看到关于三谷INS上只有3条帖子)

美国定制洗护发品牌Function of Beauty成立于2015年12月,创始人Zahir Dossa毕业于麻省理工计算机专业,这个品牌在2017年的估值就达到1.1亿美元。

消费者需要完成一个关于头发类型、质量、头皮情况信息以及护发需求的调查问卷,还可以选择洗发水和护发素的颜色、香味,之后Function of Beauty的算法会建立属于该用户的自定义配方,生产出专属于该用户的洗发水和护发素。如果用户收到定制的洗护用品,测试之后,发现达不到预期的效果,可以退货,创建新的“配方”。Function of Beauty 能在原料没有重复的情况下,做出 120亿种不同的定制产品。

而国内除了三谷,还有另一个模仿Function of Beauty的品牌丝革,还有不知情的消费者认为丝革是抄袭三谷的。从粉丝数量上看,三谷确实是略胜一筹,当然这都是砸钱做营销的结果,三谷在李佳琦推广之后就火了,还入选天猫寻找发光体新锐品牌创业大赛40强,属于“颜值爆表”类,在这要恭喜咱们“Function of Beauty”光荣获奖了。

 第二台复印机——Holdlive 

自称是“新生代青春潮派流行彩妆”的Holdlive被微博网友曝称有90%的包装都是抄的。除了前段时间爆出的抄袭YES!IC的私模,还有各种包装都是抄袭别的品牌,微博账号国货抄袭之光的微博里,Holdlive这个名字出现的几率非常高。相比而言三谷还算是矮个里的高个了,还为自己的“洋身世”编了个品牌故事,其他品牌就是直接抄了。

 第三台复印机——NOVO 

彩妆品牌NOVO的产品看起来眼熟度也是高达90%,而且它是无差别攻击,不管是国外大牌,还是韩国小众品牌,还是国内新锐品牌,只要是它看上的,统统都不放过。

 第四台复印机——Sididi 

除了上述所说的“全复印”和“90%复印”,还有更多的品牌是在出单品的时候“小抄”一下,比如Sididi这个品牌,据企查查信息是今年6月刚成立的一个品牌,刚成立就开始抄?是把抄袭作为核心能力吗?被抄袭的韩国VN铂金包防晒霜今年上半年可火了很久了,蹭热点也不是这么蹭的吧。

△企查查截图

 第五台复印机——稚优泉 

有“国货之光”称号的稚优泉也不是省油的灯,不仅抄了Moonshot的唇釉,泥膜的包装一眼看上去就让人想起了国外品牌Herbivore Botanicals,稚优泉包装上的字体和排面都和原品牌的产品很像。

整个品牌旗舰店逛下来,整个感觉就是“杂”,一下极简风,一下胡里花哨风,作为一个成立几年的品牌,连风格都做不到统一吗?连出个润唇膏都长得像DHC的姐妹,真是佩服佩服,还有兰芝的双色隔离,稚优泉也不是第一个模仿的品牌,只想问,为什么颜色都要“一毛一样”呢?换个颜色人家就不会买了吗?

第六台复印机——NOME家居

前不久,中国空气香氛品牌Daily Lab发声曝出国内知名百货品牌NOME家居抄袭了他们的一款360车载香氛,据Daily Lab称,NOME的抄袭款质量并不好,香味也是一股廉价香精的味道。在发现被抄袭之后,Daily Lab第一时间联系了对方,但NOME简简单单地回复了三个字——“不需要”。

NOME一向呼吁注重知识产权保护,还标榜自己由瑞典独立设计师团队组成,在这种情况下给出的这种态度实在令人心寒。

连知名品牌都这样,行业里那些小品牌的抄袭行为如此猖狂也就不奇怪了。雏菊的天空联合创始人Tina这样说道:“就像黄金珠宝行业的周大福、周六福、金大福……抄袭当红品牌是一条捷径,但是最后造成行业同质化极其严重,可以说是搅乱市场最大的隐患。国人比较擅长仿,因为内驱力都是当项目做,做上市计划之后再卖掉,而不是发现痛点解决问题,坚持自我,创造价值。”

这些坐享其成的抄袭者,轻而易举地就能摧毁新锐品牌辛苦建起的国货好形象。而那些花大心血设计自己的产品的创始人们,遇到被抄袭的情况也是心酸又无奈。

各个创始人遇到的抄袭事件:

“只要中国市场还在大幅增长,这些抄袭者的空间就很大,345678线城市的消费者并不在意这些。直到消费者回归真正的理性,回到对产品内核的认可和品牌内核的认可,这样的情况才有可能改变。”雏菊的天空联合创始人Tina说道。

确实消费者可能会在认不出抄袭者的情况下直接购买产品,或者是明知抄袭但原创意识不强仍然跟风购买的大有人在。在中国维权环境艰难的情况下,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坚持做原创的品牌肯定遇到过被抄袭的经历。

还有人自嘲说“被抄袭是领导者的宿命”,因为抄袭有时候很难界定,再加上维权道路艰难,很多人被抄袭侵权了只能发条朋友圈爆个粗口,或者打掉牙和着血往肚子里吞。比如有创始人就表示维权很难,因为国内抄袭都会有小改小动,要打官司还不如用这个时间做更有意义的事。

寻荟记创始人林瀚认为,抄袭是永远不可能被杜绝的,法律手段如果必要肯定也会做,但更重要的是建立自己的壁垒,没有一个商业模式存活下来是单纯的因为原创设计,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一定要有无法抄袭的优势才能长盛不衰

“原创设计肯定重要,但是后端的运营营销产品其实也重要,零售业不是原创大赛,更是一个综合实力的考验。抄袭者可以抄我们的包装,但我们的基地、5年生的库拉索芦荟、产品,包括我们的运营推广团队,我们公司的文化和精神,这些东西别人抄不了,这些才是我们品牌最有价值的资产。”他说道。

UNISKIN创始人杜乐在这个问题上也是持有相同的看法,既然杜绝不了抄袭,那就做最好的自己:“就像赛跑一样,不能因为别人跑上来了就自己不跑了,反而想着怎么让别人停下来,而是要永远保持自己的创新能力,永远先人一步。”

关于抄袭一事,杜乐没有一味地否定,反而表示了理解,他说道:“对于一家公司或者人来说,生存下去是必要的,那用任何合法合规的手段去在营收上有很大的收获,当然都是可以的。如果你要说站在一个比较情怀和高的层面去看的话,这种模式营收再高也无法对这个品牌、公司带来任何尊重,尤其是在国际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并不利于国内的行业发展。抄袭者活不活得下去取决于找到了自己的生存方式后有没有寻求变化和升华的动力。

英敏特北亚区高级洞察分析师何乐心也分享了一些关于新生品牌如何更有机的发展的一些看法:“首先,我认为那种‘粤利粤’式的山寨是不可取的。这种投机行为随着市场的成熟,将越来越没有立足之地。”

“其次,我们认为我们要允许一些新品牌带有一些‘眼熟的感觉’,毕竟中国的美妆行业起步晚于发达市场,珠玉在前,发达市场已经培育出来很多优秀的成熟品牌和产品。创新的起点可以是借鉴,但是起步之后想要有机的、良性的发展下去,就需要品牌注入自己的思考和内容,包括对消费者的洞察、对配方和技术的发展和对当地市场的理解。青出于蓝,但关键在于如何胜于蓝。

品牌策略专家斯科特·泰尔戈曾说过:“捕获市场需求的品牌会让人购买,捕获消费者心灵的品牌会得到忠诚。”单纯抄袭或是追求趋势的品牌短期内确实可以活下去或者说活得好,但若是只做单纯的外观模仿可能很难走的久远,想要长久立足市场肯定还是要找到自己的生存之道。

说“原创已死”的人其实还在坚持做原创,抄袭仍然是可耻的败坏国货形象的行为,希望看到本文的品牌们能有所启示,挖掘自己的核心能力,不断往前发展,促进国内化妆品行业良性发展。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你和5266位朋友浏览了这篇文章

评论

盆友,这里需要你来指点一下江山!
发表评论
跳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