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020年了,防腐剂话题为何再次被炒热?

思敏

现在越来越多的化妆品牌以不含防腐剂作为宣传噱头来彰显自己产品的天然性和安全性,对于防腐剂这个东西,我们到底该如何看待?

以上是聚美丽记者随手一搜的结果。

但依据相关资料显示,在化妆品上游产业链中,被消费者视为“豺狼虎豹”的防腐剂在化妆品成分表中的比重虽然通常只占到千分之五,但正是防腐剂,让很多消费者在选择化妆品时有所顾忌,甚至望而却步。反之消费者对于防腐剂的关注越来越多,也变成产业升级的一个动力

事实上,化妆品中含有许多丰富有效的营养成分,成为微生物生长繁殖的温床。同时在化妆品的生产和使用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会有微生物的侵入,如果化妆品中不加入有效的抑制微生物的成分,其结果会导致化妆品变质,功效降低,甚至还会对使用者健康造成影响。因此,在化妆品中添加防腐剂其实是必不可少的

近几年来,一些品牌和KOL开始宣传产品中添加的新型防腐剂的成分,引起了新一轮关于防腐剂的讨论那么针对上述聚美丽学院总结了一下几个读者比较感兴趣的话题。

·纯植物防腐相比传统防腐剂有哪些优势,尼泊金酯类防腐剂是否被冤枉?

·新监管条例发布后对于防腐剂方面有哪些影响?

·市场上有哪些新型防腐剂成分?安全性方面有什么优势?

·评测机构和自媒体对消费者防腐剂恐惧的影响和未来如何引导?

·现有防腐剂搭配体系面临的问题?

为了回答以上这些问题,聚美丽研发学院在5月21日晚间举行了一期闭门夜话会,邀请了艾卓技术支持赵硕 、托尔个人护理区域销售经理徐琨、托尔化学个人护理技术支持丁霞 、科莱恩高级工程师庄孟芙、舒美中国区个人护理产品经理范传惠5位嘉宾,共同探讨防腐系列话题。

首先,对于近来市面上非常流行的纯植物防腐剂是如何改变防腐剂行业的,TA的优势体现在哪些地方等话题,几位嘉宾均发表了自己的相关看法。

托尔个人护理区域销售经理徐琨、托尔化学个人护理技术支持丁霞认为,植物防腐剂是一个很好的概念 ,能够满足消费者对“纯天然”的类似“植物”这样自己可以理解和想象到的字词。

科莱恩高级工程师庄孟芙也认为,纯植物提取主攻的是更天然、更安全、更温和的消费者心理需求。但相对传统防腐而言,植物防腐成本高,因为纯植物防腐要考虑萃取过程中的流程操作、使用成分、配比范围、配方兼容性等,得花更多的时间研究与探索。而传统防腐剂使用时间长久,使用规范与安全数据更为完整。当然无论是纯植物提取的防腐剂还是传统防腐剂,在规定浓度的使用范围内都是安全的。

艾卓技术支持赵硕则透露:“我们制作纯植物防腐时,在备选的列表中筛选了200多种植物提取物,但可以作为使用的只有十几种。而且纯植物防腐对提取技术的要求特别高,提取工艺时的温度都可能导致成分的变化。”

舒美中国区个人护理产品经理范传惠也表示认同,植物防腐除了会受到地域气候的变化而变化,某些植物的性状、气味、颜色,可能消费者也会不喜欢。另外,就功效而言,植物防腐剂也存在着很大的劣势,使用的方便性也不如传统的一些防腐剂。总的来说,目前植物防腐剂的市场还没有形成很科学很完善的体系,还基本停留在迎合市场概念的阶段,需要科学严谨的对待TA。

那么,市场上还有哪些新型防腐剂成分?TA们在安全性方面有什么优势?经典防腐剂会不会比新成分更稳妥?

徐琨、丁霞表示近5年没有看到真正意义上新成分的推出。因为无论是欧盟还是中国,都对新防腐剂出来考察的更全面,更深入。除了安全性、功效性、配方的兼容性等,还需核算研发成本,原料成本,供应链成本等是否能被市场所接受等。合成新的分子式,并且经过市场验证,最终成为能推广应用的产品,是件很有难度的事情。

(图片来自范传惠课件分享)

范传惠和赵硕则认为,随着时间的发展,新的防腐剂开发会越来越少,更多的是组合创新的优化和提升。而且新的防腐成分也需要更多的技术支持,才能迎合市场。新事物总会取代旧事物,需要时间去验证。

而针对目前在防腐体系的搭建上,防腐效力、配方兼容性、稳定性等问题,《化妆品安全技术规范2015版》里面列出了51种在中国目前可以使用的防腐剂,但为了满足市场需求,例如不含甲醛缓释体、不含卤素、不含异噻唑啉酮类、不含尼泊金酯类、不含CMR物质、不含致敏化合物、不含芳香化合物、最终产品的标签无警示语、不含3岁及以下儿童禁用的物质等,最后能真正用到的防腐剂大概只剩10种。随着市场对防腐的要求越来越高,能用的越来越少。多米诺效应之下,对防腐问题过度的讨论,也容易让消费者产生恐慌

例如对于传统防腐剂之一尼泊金酯类防腐剂,有关“尼泊金酯类防腐剂有危害”的说法近来也甚嚣尘上。聚美丽通过资料研究和调查后发现,目前对于尼泊金酯类防腐剂的危害主要集中在:过量使用尼泊金酯引起接触性皮炎,加快色素沉淀,加速皮肤暗沉,加速肌肤老化增加女性患乳腺癌和子宫癌的风险等。那么尼泊金酯防腐剂真的会带来这么多的问题吗?

庄孟芙表示,尼泊金酯优异之处是它的抗菌能力,尤其是对真菌的抑制作用。争议之处则是潜在存在的雌激素与乳腺癌相关。但欧盟的大量研究证明甲酯和乙酯是安全可使用的,甲酯、乙酯的使用总量不超过0.8%,中国也遵循了欧盟国家防腐剂使用的规定,中国化妆品卫生规范中规定对羟基苯甲酸酯类防腐剂在化妆品中单一酯的最高限量为0.4%,混合酯为0.8%。

赵硕也表示,虽然发现使用尼泊金酯后产生的问题说明了技术的进步,但目前关于尼泊金酯使用所造成的不良影响,并没有事实的数据证明。消费者或者媒体对尼泊金酯过分的妖魔化,依然值得对其进一步的考量。

的确,随着成分党的崛起,消费者热衷对化妆品成分的探究,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防腐剂的焦虑;但一些媒体对于防腐剂负面影响的过于夸大和扭曲,也对消费者形成正确的防腐剂认知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首先,范传惠针对“为什么自媒体评测机构要攻击防腐剂”的现象,表达了自己的一些看法:“第一,长久以来大众潜意识里一直对防腐剂很敏感、很关注、不信任,它天然就是十分吸引人的话题,可以为媒体人博得眼球;第二,国内外化妆品监管机构时常针对防腐剂做研究,并对防腐剂的使用进行了严格的限制,本意是保证化妆品的安全,但无形中造成了很多消费者和媒体人的误解,认为防腐剂就是不安全的,而不考虑添加量;第三,大部分常用的防腐剂都是有标准检测方法的,准确含量比较容易获得,对一些分析评测机构来说易于操作”。

对此现象,徐琨、丁霞表示,某些媒体大肆宣传防腐剂的劣势,对防腐剂的评测也非常简单粗暴,可能只是道听途说或是从网上找一些文章。其实这些都是需要专业的机构通过专业的设备,严谨的方法去操作,这一点大部分的评测机构和自媒体都很难做到。所以无论评测机构还是自媒,在发表观点时都应该更理性。专业人士也需要多多通过各种讲座、研讨会等方式让消费者对防腐剂有更加全面深刻的了解。

庄孟芙则建议行业内的防腐Top企业多多履行社会责任,多与媒体合作,增进与消费者之间的互动,正确引导消费者,让其对防腐剂的价值与作用有更充分的认知。

而在提到前历时5年之久、不久刚刚获准通过、预计8月份就会出台的《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对原料企业、品牌方、消费者有何影响时,赵硕认为对原料的要求会更规范更合理化,正常在销售的产品已经在许可范围内,影响不大。

庄孟芙则表示新规出来之后,对化妆品原料的备案会有一定影响。但由于防腐属于高风险物质,必须是要注册,而注册的难度系数大,耗时长,耗资大。

徐琨和丁霞也认为,新规出来后,会让想做防腐剂的厂家在注册时尽量避免以防腐剂的名义去注册。因为化妆品成分一旦列入防腐剂的名录里,消费者会不太容易接受。现在消费者都会用软件去查化妆品的成分,如果查到成分里含有防腐剂,会扣印象分。但如果是作为保湿、抗氧化等其他功效成分附带有防腐功能,消费者就容易理解一点。

范传惠表示,虽然国家已经开始监管,“化妆品不允许有零防腐的宣传”,但不少品牌会打擦边球,比如化妆品有防腐成分,但成分不在防腐剂列表里面的,仍宣称“零防腐,不添加防腐剂”。尽管品牌官方或产品文案上没有宣传,但是很多在销售渠道过程中通过红人的口去宣称。

而对于防腐剂的未来和市场上各种“无防腐剂趋势正在到来”等说法,庄孟芙认为小众化的产品需投入的资金成本更高,有可能实现不添加防腐剂。但对于大众化的产品,需要考虑工厂的环境、生产工艺流程、消费者使用时是否有二次污染等等因素,所以大众化的产品对防腐剂的依赖更大,很难做到不使用防腐剂

徐琨、丁霞也认为,企业可以多在产品的包装形式或类别上做创新,例如冻干粉或者药丸。而且我认为防腐剂会一直存在,只是可能换一种身份或以另外一种形式,例如植物来源或微生物发酵成分来源。

同样,范传惠也表示,未来即使可能做到不添加防腐剂,但防腐剂也不会消失。因为研发者需要考虑的是做更有利于皮肤的产品,针对不同的人,开发不同的产品,做最优的搭配。产品的发展会需要多样性。

消费者对于防腐剂的固有认知正在改变,但还远远不够。如同十年前一些媒体对于消费者极端的引导一样,借助社媒时代良好的传播途径,研发工程师需要与消费者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流。原料企业也应从幕后走到台前,建立与专业科普红人的良好合作,共同输出客观准确的防腐知识,最终实现共赢。防腐剂认知的改变其实可以成为许多其他行业在面对极端认知时,该如何解决此类问题的参考。

以上就是聚美丽专场夜话会就“防腐剂”话题的精华内容,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防腐剂的问题,可以在文章下面留言或加入研发会员进行深入讨论。

注:夜话会是聚美丽研发学院今年重点推出的系列活动,根据时下热点和工程师们最关心的话题,组织相关领域高工做针对性的研讨交流。如果你也有想要深入讨论和了解的话题,欢迎扫描下图二维码,加入聚美丽研发大家庭~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盆友,这里需要你来指点一下江山!
发表评论
跳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