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应链复工之路漫漫 | 新冠疫情下的化妆品行业(番外)

@夏天童鞋 深度    

小小的一支化妆品,往往需要几十道工序、数十家上游供应链的通力配合。在新冠疫情下,这些上游供应链企业的供应商无法及时复工,导致了全行业生产与供应的停滞。

来源 | 聚美丽深度报道组
记者 | 许文君、抱爷、木头、晓伊
文、编辑 | @夏天童鞋

    

 

停下来就意味着损失,这对化妆品玻璃厂表现得最为明显,“一天白白烧掉40万”,一家主要生产化妆品玻璃瓶的老板告诉聚美丽。建一个玻璃炉子也就是窑炉大概要两三千万,而窑炉是没办法停的,从炉子点火成功的那一天起,365天24小时都不能停了,“平时是三班倒每天都在做,往年过年基本都是年初四开始都要上班了”。

窑炉如果要停的话损失会很大,所以哪怕没有订单也要每天往里投原材料,这些材料跟燃料包括燃气和氧气都是白费的,这只是在保窑炉,没有生产没有收入。“每天都要投40万进去,还加上保温工人工资的成本。再不开工,如果我们自己的原材料没了,而外来的原材料再不来的话,就会影响窑炉的使用寿命,时间一久炉子就废了。这个损失我估计今年一年都是白干的。”每天都在密切关注什么时候能够复工,一天比一天焦急。

这个周一(10号)是各地允许首批工厂复工的时间,恒一包材的创始人李秋水正在汕头总部带领员工开工,由于上下游都还没能进入正常生产状态,所以开工后主要事项还是梳理内部工作和对接海外客户的触达。

恒一是家彩妆供应链企业,帮助中小彩妆品牌筛选对接上游供应链企业。李秋水梳理系统数据后发现,公司目前尚有订单分配在上游84家工厂,但当天只有2家在生产状态,其他基本都是停着。“主要原因还是在:人”,李秋水说,虽然总部是开工了,但恒一公司义乌和广州的员工都没能到公司,所以还没有复工。

恒一主要提供塑料包材,以研发和销售为主,其中大部分加工又外包给上游代工厂,上游主要是包材制造代工厂,包括设备工厂、外处理加工厂、电镀厂、喷沙厂……“整条生产链比较长,一个环节卡到,整个订单也就无法完成”。

李记包装是国内知名的化妆品包装企业,其玻璃瓶产量在行业内领于前列,李记本来打算11号复工,创始人李道扬认为现在看来要想恢复正常生产还早得很,因为“供应商的生产都无法复工”。

“我们一套完整的玻璃瓶包装,是由塑料厂、玻璃厂、喷涂印刷厂一起完成的,而且毛坯还要进行后道加工、组装,每个客户的颜色、工艺都不同,没办法做储备,化妆品供应链的社会分工是链条问题,要一起动起来才行。”

   

△李记包装与上游合作伙伴的在线会议群讨论复工    

李道扬以雅诗兰黛小棕瓶为例,向聚美丽拆解了要生产这样一个包装需要的工序与协作的上游工作:    

 

 

△小棕瓶的上游协作体系,技术指导:李道扬            

哪怕只是一个瓶子,都需要数家企业的通力配合,以及“接力”式的加工。化妆品供应链是一个环环相扣的链条,哪怕一个环节上掉链子,也将影响全局。现在,整个化妆品供应链就像是一个被强制关停的大机器,在重启时被卡住了。

化妆品工厂都开不了工了            

欧诗漫技术总监霍刚告诉聚美丽:目前(2月10日)还没正常开工,还在等待当地部门批准我们的复工申请,目前主要采取远程办公的方式开展工作。

“但实际上哪怕复工以后,工作的正常开展还是有一定难度的。”霍刚补充道,“研发只有部分本地工作人员,可以办理通行证进公司开展研究实验工作,而外地籍员工,还不能进入;生产、物流等环节,涉及到大量外地籍的管理人员和技术工人无法复职,生产管理无疑会受到影响;此外物流受限、物料不能正常供应,也给正常恢复生产带来很大困难。”

“原料、包材等生产物资,一般会有常备库存可以保障短期消耗;但何时能恢复到正常生产、供应,目前还无法预估。另外,化妆品所用原料,进口原料占很大比重,而近期进口原料供应,已受到一定影响,而且这种影响来自于外部环境,协调解决有相当难度。”

目前,化妆品产业链已经是一个充分外部协作的体系。李道扬认为这个趋势还在继续:“以前我们就是做大而全的厂,就是如上面说的小棕瓶这几种配件就希望自己全部能做完。然后才发现原来自己做的成本更高,慢慢的就是有人专业的做某种配件,再把它组装起来,变成一个产品。现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就是有很多这样的工厂。所以现在品牌方那就只要价格单,我要做什么产品只要下单给OEM厂,OEM厂就会去找这些相关不同的这个工厂组合成一个产品给到一个品牌商。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比如现在的上虞啊、余姚啊、广东啊,都是产业链非常发达的。”

化妆品供应链企业的细分,是社会化专业化分工所带来的必然结果,这也使得化妆品企业间协作变得愈发复杂。而在这样的情形下,只要上游有一家企业没能恢复正常生产,哪怕上游只有某企业一名员工感染,那整个链条都得停下来。

在新冠疫情防控形势仍在胶着状态的今天,化妆品企业希望尽快复工的巨大压力,与严防疫情扩散的管制流动措施,甚至仅有的库存或产能被征用或转做当下火热的消杀产品,都构成了明显的矛盾。

           

△苏州某企业复工出现感染患者导致隔离                

包装资深专家沈弘告诉聚美丽,目前复工的手续非常复杂,所以没有几家真正的复工了。而且复工申请全部像堰塞湖一样堆在那里等着审批,但这些部门人手不够。能够提供防疫产品制造的工厂就优先审批开工了,这些厂对吹瓶工艺和泵类的注塑工艺需求量比较大。所以泵类喷头类的销量应该是非常好的,从朋友圈看,很多没有开工的工厂的库存都清空了,有现货的目前并不多。

研发专家、聚美丽研发学院特邀讲师张太军说,现代工业都是大协同,大协作,日化行业基本是劳动密集型的,各个环节均不例外。包材、纸箱、印刷、运输、分销、零售,生产的每个环节几乎都是劳动密集型,所以复工不了。这几天都知道做消毒水,谁有包材可以供,都找不到货源。物流算是重大打击,这几天网上发货基本熄火了。

汕头金隆实业虽然10号开工了,“但人员肯定是到不齐”,公司负责人刘庆说,虽然有一些本地的还有一些外地的没有回去的,暂时一条流水线生产应该还不成问题。但阻力主要是有一些包材,还有一些物流可能还不是很正常。虽然有一些库存,但是不多,到时候还是怕跟不上生产。现在比较畅销的就是一些杀菌消毒的产品,还有一些就是洗手液之类的。

FocuSkins的喻敏认为短期受到限制性的复工时间及人员流动受限,影响会非常大。如果疫情发展不利,当地持续高压要求封闭式管理,影响会更加明显。供应链这块,化妆品原材料主要集中在进口原材料,目前空运基本停止,海运目前还正常但需要两个月。现在消杀类产品的包材都在排队。而且估计都是现金购买,包装企业会优先供应消杀。

上海萌彩包装是面膜袋供应商,销售总监李清霞说他们还要到“17号等通知”,之前“有点原材料,给做口罩的用掉了,没有胶水了,也没有材料”。就算17号复了工,因为原材料是不备货的、现订现采,所以“确认过了,大货到我们这里7天,总交期大约20天。从我们到品牌也是20天到25天,加急15天,整个面膜袋从上游到工厂大概需要30-40天,袋子要印刷,复合,熟化,制袋,品检,还要等材料……“

这样算来,什么原料都没有储备的情况下,如果物料在中国国内有的基本上需要30~45天,进口的材料则需要90~120天的采购期。这些原材料到位了之后,需要大概15天到30天的生产期。然后出厂之后还有运输,基本上大概会有7天到21天的运输周期。才能到货架上。

           

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效应                    

供应链一旦停滞,那接下来一定跟随着后续问题,就是:钱。李秋水估计3月份能全面开工动起来,但由于年前资金链都不是很好,现在所有企业要面临的还有一个启动投入生产资金方面的问题。“然后就算动起来了,又会因为员工缺失而不得已涨工资高薪挖人,人员成本又会增加,很可能导致产品价格就涨,价格一涨订单就乱……全乱套了!”

安特公司10号开工,但有些员工还回不来。CEO李继承认为影响应该是多方面的,突发的疫情打乱了工厂所有的生产计划,然后很多供应链的公司无法正常开业,公司运营成本会增加提高,影响最大目前应该在第一季度。安特公司建立了员工管理卡以及公司内部的疫情管理机制。并对公司客户订单进行逐个沟通,并且每日对客户汇报公司生产复工情况,报告每日产能,让客户对公司信息透明化。“在特殊时期,做好各项应急预案吧,根据每日实时情况更新调整。”

在为数不多的开工中,转得快的企业立即上马了消杀类产品,“泵头一抢而空,连库存都清空了”。圣雷诗年前储备了几十吨酒精,作为应急物资,已经提前开工生产消杀类产品了。

据了解,中狮化学正准备生产新型的杀毒产品。上海中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青矾告诉聚美丽,公司之前一直有技术储备,因此目前我们正在积极地和主管部门交流,可能会提前上市该产品,以抗击疫情。现在国家有临时政策可以先上市后备案,目前我们正在准备中。比较有阻力的是,物流不太正常。

对于大多数企业来说,2月上半个月收入归零、订单受影响、继而引发连锁反应成为大概率事件。杭州雅妍目前还没有确定开工时间,CEO郭栋认为主要影响生产和利润 ,少了一个季度的生产订单会受影响,预计后面订单会集中。伊斯佳的梁雪也认为首先影响的肯定是订单,“我们不是做消字号的,品牌端都在观望,Q2计划中的上新都推迟了”。

储源总经理薛羽佳认为供应链问题并非单家公司的问题,而是关联到该工厂上下游协作配合、牵一发动全身,其次上游供应商面临的影响就比较严重。由于适逢春节,上游的包材及原料供应商基本年前会尽量降低库存,在疫情发展期间各地的消杀类产品的现货包材基本已经清空,其他类似的现货也基本拿完,而包材生产企业同样因为人员问题导致短期内无法开工,将进一步加剧上游供应商带来的影响。同时疫情有可能导致中小企业现金流断裂,倒闭概率与数量都比较大。而继续生存企业也会有劳动力不足带来的严峻的产能问题、无法开满工。

接下来,首先,客户需求临时变更、物流延迟等因素带来的影响将极大影响上游供应商的计划问题,交付延迟或中断、或质量稳定性的风险会增加。其次,市场变化、员工防护加强导致的运行成本上升,采购价格也存在极大的上涨风险。还有,综合而言上游供应商导致供应链的不畅将在未来的几个月或者半年的时间中逐渐体现。薛羽佳说。

环环相扣的化妆品供应链                    

分工和专业化是个古老而又永恒的经济学话题,如今一个行业的细分与协作程度,应该是分工理论的开山宗师亚当·斯密都未曾预料的吧。

“行业供应链的特点就是一环扣一环的方式,中间哪里慢了或者断了,就整体受影响。供应链的运转,是全盘的运转。”产品专家王雅琴告诉聚美丽。

               

△王雅琴(台上左一)在聚美丽峰会上主持供应链环节圆桌对话                        

为了梳理清楚中国化妆品企业的供应链相关协作关系,我们请聚美丽研发学院的专家导师张太军和产品专家王雅琴整理了一份化妆品工厂的协作图。

人机料法环                        

只要是工厂,不管是包材厂、印刷厂,还代工厂,都会涉及到“人机料法环”,这五个环节在疫情下分别受到了一些困难与挑战。

  • 人,就是员工,现在的主要问题是能否尽快正常流动,能不能顺利返厂工作;
  • 机,就是“机器”,就是机器的耗材、配件能不能及时补充上;
  • 料,上游的原料、包装、纸箱、塑封等材料的工厂或经销商 现在还有没有存货;
  • 法,疫情期间体现在各个省市县的具体开工政策、人员政策、物流政策、药监局、卫健委等;还有法规备案方面,和各省的药监局有关系,如果药监局的工作推后了,上市的时间节点也只能推后;
  • 环,可以理解为环境,如工厂内有没有人被隔离、被感染、或者高危需要筛查询问,工厂外的工业开发区这种小环境内是否安全。

如果再对“人机料法环”进行拆分,可以详细看下面的表格:

                           

△化妆品工厂五要素“人机料法环”,技术指导:张太军、王雅琴                            

一支护肤品的诞生                            

现在,我们再换一个角度,走进一个最常见的水乳膏霜生产车间,来看看化妆品的生产流程,从下面我们可以看到各个环节都需要要外部供应商“投喂”:

                               

△水乳膏霜后期生产包括流程(横着观看)                                

原始资料来源:栋方(835056.NEEQ)新三板挂牌公开转让说明书,上图最左侧属于“前期配料生产”本图片展示从配料之后到完成包装的“后期生产流程”。

产品链是复杂的外协系统                                

我们从华熙生物(688363.SH)的招股书中,也可以看到其“故宫系列”彩妆产品的外协生产关系,“故宫系列”产品包括口红、面膜及唇膏,其中口红产品由外协厂商生产,由公司对外销售;面膜产品由公司直接生产及销售。

公司在发布招股书时尚未建成口红产品生产线,因此自 2018 年 12 月份开始,指定莹特丽科技(苏州工业园区)有限公司外协加工“故宫系列”口红。莹特丽成立于 1972 年,总部设在意大利米兰,在全球 9 个国家拥有 14 个办事处和 13 个生产基地,为全球领先的彩妆和护肤品 OEM/ODM 供应商,专注于彩妆、铅笔、指甲油和护肤品生产。

口红产品主要由膏体、口红管、外包装构成。对于口红膏体所用原料、塑封膜、纸箱等,由莹特丽向华熙公司认可的供应商自行采购进行加工生产。华熙向莹特丽提供口红管、纸盒等包装材料,并由其进行膏体灌装加工、包装后形成“故宫系列”口红成品。双方按照莹特丽承担的原材料成本、加工费成本为基础并考虑其合理利润加成协商确定采购价格。“故宫系列”产品由公司自主对外销售。

华熙生物同时是知名原料供应商,所以莹特丽又作为华熙公司化妆品级原材料的客户,持续向后者采购“油分散透明质酸钠”作为口红膏体原料,并用于其客户口红等产品的生产。

再以本土OEM代表企业诺斯贝尔为例,以其之前某年的合作关系来梳理就可以看到,诺斯贝尔的主要客户包括屈臣氏、资生堂、妮维雅、爱茉莉太平洋、联合利华、伽蓝集团、御家汇、 上海家化、上海悦目、美丽日记、TST等知名企业。

在上游,诺斯贝尔又通过与巴斯夫、德之馨、赛比克、亚什兰、舒美、龙沙、杜邦、科莱恩、迈图等国际原料商的合作,与 30 余家全球知名原料供应商结成长期合作关系,共同分享最先进的原料科研成果。公司的采购内容,主要为向上游供应链采买化工原料、纤维、包装材料(如卷膜及铝箔袋、瓶盖、桶、版辊、纸类等)、化工原料、设备等。

从其最具代表性的面膜生产流程看来:

                                   

△面膜生产流程,来源:诺斯贝尔新三板挂牌公开转让说明书                                    

诺斯贝尔在新三板挂牌公开转让说明书还透露了一个细节,公司对辐照进行了外部委托加工。辐照杀菌是制造面膜产品的一个生产工序,此工序的目的是对面膜半产品,包括已折叠面膜半成品(未灌液)、已冲裁无纺布(部分)、铝膜袋(部分)、卷膜(部分)进行辐照灭菌,确保面膜半成品不受到污染。目前针对面膜制造,诺斯贝尔拥有完整的生产过程,但因公司无辐照加工设备及资质,故需将需辐照加工的产品材料送到外协厂商进行辐照杀菌处理。

供应链上下游企业的协同专业分工之细、协作之频繁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的化妆品供应链集群地                                    

随着化妆品供应链快速进化,不少企业开始突出自己的独特优势,也在一些区域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产业集群。

李道扬更愿意把李记包装的模式称为“生产服务业”,李记有量大部件(化妆品玻璃瓶)的直接生产,但瓶体其他部件如泵头、盖子、滴管,都是通过采购后进行组装,同时公司还提供设计服务,如瓶型设计、工艺设计、印刷设计等,开成了“瓶型设计+开模”的独特模式,通过对大量客户的服务,目前公司已经积攒了在国内护肤品玻璃瓶领域最多的私模,做玻璃瓶,找李记,成了很多企业的共识。

而在长三角、珠三角慢慢形成了完善的化妆品产业供应链集群。李道扬介绍道,三个地方各有特色,比如上虞主要做亚克力、口红管,余姚由泵头为主,现在最火的消毒液,泵头大部分都是他们这边出来的。而广东主要是上下游各类比较完善,“比较杂,但什么都能做”,而且从价格很低到很高都能找到对应的商家。但相比起来,广州还是普通包材为主,而高档的还是以上虞为代表的浙江里边为主。

而在浙江的近邻,苏州也有一些相关企业,但是苏州供应链的完善度还没有浙江完备。福建也开始出现一些,也还没有成规模。所以从大的区域来讲,还是长三角跟珠三角这两个地方是最完善的。长三角包括上海、苏州、浙江,而珠三角,就是广州、佛山、中山,但大部分集中在广州。

笛珂梨品牌创始人Rubin介绍说,国内彩妆上游供应链的产业集群都分布在苏州、上海、浙江的上虞、杭州、余姚,以及广州、汕头等地。苏州、上海的供应链企业服务的是偏中高端的品牌,还有上虞和余姚。广州白云区和汕头的包材相对价位低一些,还有义乌的工厂,供应给第三世界国家和中东国家居多。

从包材企业来说,一些国际性的包材企业如:ALBEA、QUALIPACK、HCP、Shyahsin、APTAR等都在苏州、上海,还有中法合资的AXILONE。灌装代工企业,比如日本科玛、韩国COSMAX、意大利INTERCOS、日本东色等,它们的客户群都是国际一二线的知名品牌,有一个示范群聚效应,构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广州、义乌地区,从包材到灌装也有这种产业配备,只不过市场定位、服务的客户跟苏州、上海会有比较大的差异。

"关于我自己的品牌,遵循的是就近原则,比如唇部修复精华乳,从主包材到花盒,配方和灌装,几家工厂都在我开车半小时内可以到的范围。”Rubin说。

疫情带给供应链长周期影响                                    

相比起对短期订单影响的担心,行业内普遍还担心即使疫情顺利过去但此次事件使得大众收入普遍下降,加上宅家使得化妆品“非刚需”类产品需求疲软,引起全行业业绩下滑,甚至引起后期供应链为挽回损失而涨价,这是对全行业最不利的。

李道扬认为今年的上半年很多餐饮、旅游等大众消费群体大量的从业人员会停业只能拿到基本工资,他们的这个消费能力势必是会下降的。再加上那现在很多店连实体店都开不了店,那么这个销售也是受影响,过年期间等于就没有收入了。零售不好,品牌就不好,品牌不好,我们作为上游的供应链的这个包材的需求量就下降。这个是一条链上的。

某新锐彩妆品牌创始人担心疫情之后“大家都不太用唇部用品了吧”,因为至少觉得还会有将近半年的时间大家要戴口罩。那唇部产品的上架是否会被影响了?各家有各家的痛,这次疫情使品牌错过了年后的几次大促,以前预定三月份的上新看来肯定要延期,后续影响会很大。

喻敏看到了原材料的问题,因为国外许多原料的上游原料也是来自中国,如果中国的原料出不去,那么加工的材料也会延迟进不来。后面为了保证大品牌,一些中小的品牌可能会因为缺料而无法为市场提供产品。一些大品牌单品可能会受影响,今年靠会销的微商品牌估计也会受很大冲击。

而此次商情因为涉及的供应商很多,尤其是原料、包材等没有备货,更多依靠OEM的初创公司会更被动,蔚映告诉聚美丽记者。

而这两年因为新锐品牌、红人品牌的崛起,他们对供应链的要求是小多快跑,即小批量、定制化、多频次、快速补单,致力于提升运营效率、降低库存,但这种“快美妆”的模式对供应链有更高的要求,但同时却因为疫情受到了更大的影响。

有供应商认为,这种小多快跑的需求其实是通过牺牲的上游供应商的库存来满足的,也就是在市场竞争激烈的时候,供应链企业愿意多承担库存风险来接新锐品牌的小订单。因为大的供应链企业有稳定的知名品牌客户合作,他们不缺订单。一旦中小供应链企业受到冲击,那中小品牌的生存空间会更受挤压,“这些中小型企业如果倒闭了,那么这个供应链就更受影响了”。

中国香料香精化妆品工业协会理事长陈少军在接受聚美丽采访时表示,除了近期的产业链问题,目前的主要矛盾可能是本次疫情对企业,尤其是对中小企业的冲击。具体而言,线下渠道比线上难,美容院比日化线难。因为相比食品,化妆品并非刚需,国家政策也很难直接倾斜。企业的资金链一旦断裂,可能会有倒闭的风险。企业倒闭,会引发社会收入下降,或者失业率上升,必将影响消费,而消费决定生产,这是经济学的本质。回顾这几十年来行业的发展,正是依托了经济高速增长和人们收入不断提高。所以,关于此次疫情对化妆品行业在近期和中期产生的影响,各企业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中国化妆品产业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特别是最近20年,随着国货品牌的二次崛起,年轻消费人群的迭代,整个行业正迎来欣欣向荣的上升周期。中国化妆品市场品牌格局正从少数超级品牌往大批细分小众品牌发展,中国化妆品供应链企业面临着非常好的发展机遇,特别是能适应新锐发展模式的“新锐供应链”机会巨大。

不少受访者不约而同地向聚美丽表示,中国化妆品供应链发展水平还不高,供应商水平也参差不齐,特别是中小供应链与初创新锐品牌存在较明显的博弈关系,缺乏协作共享,为拉生意普遍存在一方克扣另一方的现象、而又在一方生意好转的时候逐利弃义,这些小而散的乱象都影响了行业的健康发展。

我们相信,随着行业的发展,以及有远见及胸襟的企业的努力,中国亦会在不远的将来诞生一批优秀的“新锐供应链”,一如支撑日本德国的制造业大国身份的并不是那几家头部大企业,而是一大批腰部的隐形冠军,他们能几十年如一日的匠心打造自家在细分领域的技术含量、专业水平、核心竞争力。

“哪怕只是做中国口红管的冠军,再跟上中国化妆品电商发展的快车道,品牌与供应链一同适应小多快跑的新常态,提前打造出化妆品行业的柔性生产线,就一定能成就一家伟大的供应链公司”,一位创业者如是说。

一切似乎都在好转                                    

不少受访人士告诉聚美丽,疫情终会过去,虽然短期影响已成定局,但只要我们正视困难、积极应对,损失都可以补回来。

石磊说虽然全行业第一季度影响比较大,销售下降是肯定的,“但这个可以通过后期加班赶回来”。李维也认为其实“生产的所有的要素都还在,只是不那么通畅,随着管制的结束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订单的需求最终还是会落到这些厂去,到时候加足生产也能挽回损失。”

王璞已经考虑到疫情是抑制了暂时的供应,而非降低了需求。等所有供应商链恢复正常,整体业绩并不一定会下跌。但无论线上线下,最终都需要从工厂订货,所以只要供应链能正常化,工厂会很忙碌。而在原料供应商帝斯曼的Amanda看来,他们平时就会有一些预防措施,只是这次很突然以及情况比较严峻,公司在想些办法保证长期情况下可以稳定供货给客户。

薛羽佳则从另一个角度在思量,他认为作为美妆供应链人,疫情一开始,你可能在思考如下问题:现在有几家关键供应商?有第二供应商做备选的吗?员工,能按时返回吗?给C端消费者和平台承诺的交货期,要延长几天?是否接受?但事实上,要考虑的问题,远不止这些,而且你也不应该只在这个时候思考如上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应该体现在业务连续性管理计划BCM中,并早就经历过多次演习。

业务连续性管理Business Continuity Management(以下简称BCM)首先要确定组织中不可缺失的至关重要部分(比如信息,工作场所,存货,员工等),然后预先规划好:在事故发生时,如何保护这些至关重要部分,因为企业根本无法承受这些至关重要部分的损失。而不是疫情发生了,才去思考。当然,为时未晚。

今天(11日)最新发布的疫情数据上,我们高兴地看到全国疑似病例首次明显下降,确诊病例增速也明显放缓。更重要的,各地部门及时调整了隔离政策,针对企业开工开了不少绿灯,事态似乎一切都在好转,我们也期待这次疫情能尽早结束,供应链再现开工旺景,行业早日恢复生气。

感谢以下行业人士提供专业内容与观点:王雅琴、张太军、李道扬、李秋水、霍刚、沈弘、刘庆、喻敏、李清霞、李继承、李青矾、郭栋、薛羽佳、

聚美丽时刻关注化妆品行业,你有怎么样的故事,你对疫情下的化妆品产业有什么样的认识,欢迎在文末写下评论来告诉我们哦!

新冠疫情下的化妆品行业 | 聚美丽行业深度专稿                                    

更多疫情下的化妆品行业相关报道:                                    

记者 | 许文君、抱爷、木头、晓伊
文、编辑|@夏天童鞋
视觉:筱情、糖糖
技术:余尧
排版:高高
感谢磐缔资本屈红林、杨可逸的支持。
                                   

本文版权归“聚美丽”所有。投稿、转载、合作等事宜请联系:news@jumeili.cn 未经许可转载此文,聚美丽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

盆友,这里需要你来指点一下江山!
发表评论
跳过 5